18万婴儿的危机

18万婴儿的危机
一年半前,笔者呼吁「前瞻计画」纳入鼓励生育措施,虽然政府最后挹注了廿亿,二○一七年婴儿总数仍只有十九点四万。去年中,赖前院长感受到少子化危机,推出「準公共化」托育政策;笔者观察到结婚对数持续下降,即预测一八年最多十八点四万婴儿。果然,近日内政部公布去年只有十八点二万。

总之,这几年政府在人口政策上交了白卷!不仅如此,家暴儿虐现象还层出不穷,台湾怎幺了?

政府偏好以日本为师,不妨看一下这个人口最高龄国的情况。日本目前近三成人是六十五岁以上,长寿当然是主因,长期处于低生育率,年轻人口减少了,更是促使人口结构失衡的推手。早在一九七○年代,生育率就已低于二.一人的人口替代水準,由于情况并不比欧洲国家差,当时政府没特别注意生育政策。直到一九八九年跌至一.五七人的历史新低,才引发震撼,开始推出一系列政策,例如一九九四的天使计画、一九九九的新天使计画,以及近年来安倍的「总一亿人口计画」。

台湾自一九五○年代以来生育率均高过日本,到二○○○年仍有一.六八人,日本才一.三六人。可是从那时开始,下降特别快,近五年日本维持在一.四人以上,台湾只能力守一.一人。日本于二○○五年人口开始负成长,一六年以来生育量均低于百万,再度引发全国恐慌,照顾家庭挽救生育成为安倍政策重中之重。

日本人口目前约为台湾的五倍,即使老人人口占比是台湾的两倍,生育量仍超过台湾五倍,可见台湾少子化有多严重!然而,仍有许多人囿于台湾人口密度高,认为应让人口减少以舒缓土地与能源压力;忽略台湾人口即将进入负成长,当前要抢救的是,人口结构的失衡!

西方国家定义「超低生育率」为一.三人,台湾在二○○三年即落入此门槛,一○虎年还曾跌到○.九人及十六点七万生育量的新低。当时马政府处于金融海啸中,仍推出一些鼓励婚育措施,在二○一一至一六年间让生育率回升到平均一.二人,生育量平均达廿一万人。

近三年政府说经济转好了,生育率却只有一.一人,如再无作为,今年新生儿会掉到十八万以下!幸好近年都有超收税金,这五千亿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而是金融海啸后景气回温全民努力的结果。政府只需拿出一部分红利,说不定就可以挽救危机!

然而,政府须对症下药,除了减轻养育子女负担,鼓励适时婚育乃不可或缺;此外,在现行制度下,针对第二胎加码发放儿童津贴,应最具短期效果!若每年每位加码六万元,持续到五岁,几年下来,说不定可以扭转危机。有过去马政府经验,具有魄力与执行力的苏内阁,应能做到每年廿万婴儿的水準吧!

其实这些年来大家都感受到少子化对各级学校的冲击了,另一方面,台湾每年将增加廿万以上老人以及四万以上长照对象…。政策不论是托育或教育,社福或保险,不就是以人口为依凭吗?

生育量已经够低了,家暴儿虐事件还暴增,台湾没有公共空间的「恐攻」,危机却藏在私密的家庭中!政府不要以为光是增加社工人力,并加强宣导即可防治奏效,应该先去了解年轻父母的经济负担是否因通膨而加重?居住空间是否逐步恶化?家庭观念是否持续瓦解?亲职责任是否须积极重建?而政策是否是推手呢?


相关推荐